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关于我们
  • 搞定“动物演员”就搞定了一切
  • 本站编辑:admin发布日期:2020-01-28 16:54 浏览次数:

   拍摄故事整个过程都是最大的挑战《宠物》现场拍摄的时候,跟平时的拍摄习惯是不一样的。 喊了“卡”之后,还要等另外一个口令,这口令和口令之间,有不同的东西要做好。 杨子说:“从表演区到开机之间,每一个过程的划分特别细,这些东西对于正常的拍摄流程是相反的,所以需要大家去提前熟知,而且我们还要练习。 ”电影还提前做了大量测拍,就是为了能够了解真正拍动物的时候,现场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,有很多的细节都是依靠前期的测拍,来找到最好的一个工作逻辑和流程。 杨子笑说:“拍摄过程中没有最大的挑战,因为都是最大的挑战。

   ”这么庞大的剧组如何信息透明,如何第一时间让所有人进入保护小动物、配合小动物、现场节奏完全跟着动物走的工作状态都不是易事。 而细化起来,还包括了现场镜头,需要让动物的眼神角度都是精准的。 每一个走位,每一个反应,这些都是挑战。

   因为演员跟动物的磨合时间并不多,要拍出这种亲密感觉,也是挑战。

   杨子举例道:“最开始拍小猫的时候,因为小猫特别敏感,所以对现场噪音的控制非常严格。

   刚开始的时候,大家不知道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承受度。 后来训练师说了,说话没关系,太安静了猫反而会觉得怪怪的。 而狗在现场就愿意跟人玩,然后我们要告诉所有人,请你不要理它,因为所有人都不理它,它一定会找愿意理它的,它就会觉得跟演员是好朋友,无形中帮助它跟演员之间拉近了关系。

   ”最难忘在开放的空间围捕巴顿影片中的小叮当是一头100斤的猪猪,很沉很猛、不受控制,这意味着演员很多时候要配合小猪的表演状态,同时还要保护自己。

   有一场戏是猪猪整个扑到杨子珊身上,试着去亲她,猪鼻子、猪口水离演员的脸非常近。 对于演员来说,要克服这种心理障碍,然后还要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去演戏。 猪在演戏的时候,它的整个状态是不可控的。

   杨子透露:“有一次猪猪往外跑的时候,一脚踩到子姗的胳膊上,万幸的是没造成伤害,但是现场的人吓得一身冷汗。

   ”在现场,猪还随时会跑、会走神,训练师就会立即冲进来调整。

   钟汉良和杨子珊没有办法像平时一样,连贯地全心投入从头演到尾,经常被打断。

   可他们主动放弃了表演所需要的专注,去配合现场环境,去配合动物和训练师,非常专业。

   《宠爱》如今已经在大银幕上放映,但杨子仍然难以忘记拍最后抓巴顿那场戏时的恐惧感,各种担忧和不确定让自己的神经绷得紧紧的。

   “现场要照顾的因素太多了,我们有13辆房车在现场。

   要控制社区的人流,要控制演员的粉丝,需要无数人手去保护每一个关卡,这一切不亚于打一场小型的战役。

   即便这些东西都摆平了,可最后核心的创作依然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 所以,这份担忧一直像是头顶的一团乌云一样,每次一想到这件事情,天都暗了,大家只能一点一点去排解问题。

   ”抓巴顿的那场戏要在一个开放的空间去完成,让剧组在挑景、找景时颇费了一番工夫,“怎么去找一个既能拍戏又能符合情节,又有足够的空间去停房车、去行走,其他人闯不进来的地方,真的是很费事,很幸运最后找到了这个小区。 ”由于各方面的努力,最后巴顿认下新主人的这场高潮戏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拍完了。

   杨子说:“那么大的围捕阵势,狗狗呈现出的那么复杂的情感和心理活动,都顺利地完成了。 所以,我对于那场戏也是百感交集、记忆犹新。 ”。

新闻资讯
最新产品